Back Archive Tag Top

(这里应有张一早就计划好的配图)
在祈祷与祝福之中诞生的孩子啊
愿你的黑夜里,永远有星星指引着前路

タンポポの花言葉は「愛の神託」「神託」「真心の愛」「別離」。 タンポポの英語の花言葉は「love's oracle(愛の神託)」「oracle(神託)」「faithfulness(誠実)」「happiness(幸福)」。

蒲公英的花语。来自谷歌。
当初给球球起名的时候,想着难得的机会起一个带梗的名字吧。但本身又没有什么存货,于是当场谷歌起了花语大全试图撞上一个我中意的。平常我不是很喜欢为了梗而梗这种事,但这时候就觉得自己真的像是翻遍字典和四书五经绞尽脑汁给孩子起一个好名字的家长。(虽然翻的是奇怪又随意的网站)
于是就碰上了dandelion。
感觉不是个适合用在女孩子身上的发音,就又试图从学名啊属名啊其他语言下手,一番折腾之后想要放弃却又舍不得花语……于是就成了现在这个结果:
Dandelian·Ings
丹蒂莉安·艾格斯,昵称蒂亚。
(是不是有个管书的叫丹特丽安来着)
然后到今天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确认了之后发现……
我大意了。‌没有闪
搜“花语”和“flower meaning”出来的都是不同的内容。
虽然明白这种作家和商家拍脑门创作出来的东西确实不需要什么严谨和权威性,但发现不是所有文化里都有oracle这个说法还是有点失望的,毕竟当时就看着这个词还有点意思。
好在有祝福和别离意象依然能搭上边。
还有中文维基里一句“我在远处为你的幸福而祈祷”我也觉得不错。好,采用了。
所以其实开头才是我曾经在网上写下的那句话的,最完整的版本。


好,下一部分。
懒惰如我愿意为球球单独开一篇自然是与她相关的内容攒出了足够的长度。


我在得知真的会有(能写到那么后面的)后日谈之前,曾经提过不会给球球做详细背景设定,让她至少在我笔下可以用来做任何事情。
但是我夸下了海口,又出于守信把她安排了进去……
讲真我还是有一点不情愿的,感觉像这些年完结就配平的少年漫画一样。甚至盼过谁来告诉我这有点牵强我立马打补丁说是收养的小孩。
当然自己做的事最后还是要自己承担责任。
尽管我最后接受了现实,但脑补的时候还是会尽可能避开育儿的时间段,让两个人的镜头止于旅行,止于“先生请把您女儿交给我”……
反正我也没具体说是几年后生的不是吗。


但我又有一个多少年来的臭毛病,就是对(自己笔下)一个角色的感情投入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开始脑补ta会在怎样的场景下结束一生。那俩人自然也不例外。光企划进行期间因为设定冲突或没赶上主线进行而否掉的生离死别可能性都不知道有多少了。(当然只是想想了,我没那胆子说,更没那胆子安排进正史退出游戏)(萌斯差点被捅死那里真的是惊险又刺激,想到没捞回来的发展我就激动得发抖⬅️并不会这样)
结果他们活到了结局,活到了后日谈……
以为我会就这么放弃吗!
……对不起是脑子它自己动的!!!我才不会先决定安排个便当才去设计咧,都是脑子它自己来劲了!!!趁我躺床上睡不着的时候!!!
嗯。
比如像这样:

这是母亲留下的笔记本,里面写满了她没能来得及亲口教给我的事情。

又比如像这样:

“……当那一天真的来到的时候,意味着你已经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大人了。去尽情地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困难的话,可以去找你法布里克叔叔,或者找外公也可以,他会很乐意见到你的。至于教会的圣域,我不确定那里还会不会有人记得我们的事情。”

以及这样:

“莉兹?哦你说她啊……非常遗憾,她已经于几个月前离开了。”说到这里,这名司祭阖上双眼,一只手放在胸口,微微低下头。
“怎么会……”她自然读懂了对方的意思。
“她应该是圣域里留下的最后一名前星士了吧。”旁边一位法卫跟着叹了口气。“愿他们的灵魂都能得到安息……”
“您刚才是说……星士?”她听过这个名词,但那也只是传言中的信息。在她的认知里,星士是一群神秘而强大,却又冷酷无情的人。她实在难以将这样的印象和温柔的莉兹司祭联系在一起。
不只是那样,她虽然知道父母在各地都认识不少的人,却没想到甚至和星士都能那样交好。
“是啊。啊,你这个年纪大概已经无缘了吧……所以你找她有什么事情呢,我看看能否代劳。对了,要怎么称呼你呢,这位小姐?”
“丹蒂莉安。丹蒂莉安·艾格斯。”

(我不记得圣域还有谁留下了也不想开论坛查,bug就bug吧)
(以及手机上打丹蒂莉安这个名字真麻烦,只能加自设词典了)
甚至还有这样:

那个黎明,是我见到母亲的最后一面。
卧室里各种书信和笔记散落一地,她狼狈地跪在那之间,紧紧抱着我,一言不发。
我知道她很痛苦,也隐约知道原因——他们总和我强调的,“那一天”。
自从父亲先一步离开之后,家里的空气就变得有些微妙起来,仿佛有个看不见的时钟在朝反方向一步步走着,时刻都在提醒着它总会有回到起始点的那一刻。
“妈妈,难过的话就哭出来吧,没关系的,这样也会好受一些。”我不知道这时候怎样做才能帮到她,只好回抱着她,然后模仿着父亲对我说过的话——他还总喜欢在后面加一句“别像你妈妈那样”。

(虽然后面还有,但我不想写下去了,晚安。)
(以及这四段未必都是同一个平行世界,嗯。)
(谁先走这个问题太难了)
(总之睡醒球球就又当回她的衣架子了)
(现在的公式配色加发型有点像咕哒子还救得回来吗)

2020-12-31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