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空歌 下的文章

梅丽库里!

过去八百年了我画画了。还掏出了一千八百年没用过的笔刷。

早就说想画一次这俩了苦于都是男人(借口)以及papa的毛型没定(这个不是借口)。

最近是那个啥,想写个对某已逝之人的回忆,写着写着就直接给每个主要角色都拉了个表写别人对其印象。

结论:别的憋不出来,还是这几(两)个人容易上头,还自闭。

本来应该还有个菲露的但是她那个发型我不知道只有一个脑袋的情况下怎么看起来不奇怪就删了,嘿呀正好能少画一个。没有菲露那也没必要加莉兹了,嘿呀能少画两个!

阅读全文...

这几天听音子讲故事(讲了啥不重要)

听的时候一直在想问题(想了啥此处略去2w字)

结论就是:主要角色所有人戏份都加了连彩蛋也转正了除了■■,实惨。以及■那帮人我也不知道当年怎么搞得没一个在我xp上难怪感情培养不起来,得大改人设了。还连带着■■■的一起改。

(就想知道几年后我自己还解得了这码吗)

【全篇自我世界碎碎念注意】

跟固定队通关8s后突然就闲了下来(这事日后再说),躺床上把诡秘的进度狂赶了几天(虽然现在依然只看到第五卷一半左右),又久久久违地写了几句文。

虽然写的好像是有点发刀的部分,但毕竟是回忆刀,哭完就没啥事了一点都不虐真的。

就算是这样的剧情也架不住肉里的油脂在大火的熏烤下滋滋作响,与调味料混合过后的香气传入鼻腔,通过弹性与筋道的口感使每一下的咀嚼都能带来美味的体验……我编不下去了

作者自己都馋哭了!

(呜呜呜……)

<...

阅读全文...